2020-12-01-talks-祁念守护人

走成华大道,到二仙桥,练腰马合一

图

是真的挺神奇的,东野圭吾带点玄幻的,和《秘密》有点类似,挺喜欢的,命运真是爱捉弄人啊。权且做一个故事看之,将来若有儿孙之后可以自行脑补改编当故事讲,也是个神奇吸引人的故事。

如果能够通过这种方式与做古之人神交,就咱这上下几千年的,与老子孔子孟子诸子百家,还有最近在看的王阳明等等古来圣人名家聊聊天,直接面对面的聆听他们的教诲,岂不快哉?若真这样的话,古来应多有圣贤之人出现。 如果真是这样,朝代更替恐怕就不会这么快了,皇帝他爹人走了精神还留着,这皇帝怕也浪不到那里去。之前都是祖宗排位放着拜一拜,也就那么回事,现在要是能和祖宗十八代挨个交交心,传习老祖宗的心得,这人,该进化、学习的多快啊。而且这样,人好的东西会被继承,坏的东西会被检视,曝露出来,大部分人应该都会向善而行。

东野圭吾同志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写这么一本书呢?他也有类似的希望吗?能够与往生之人神交。不过,谁不想呢?对于我的太爷爷太奶奶算是活得比较久的,也是我爷爷老爸结婚的比较早,所以在别人可能都没见过自己的太爷爷,甚至是爷爷的时候,比较幸运的能够在我知事之时见过我的太爷爷太奶奶,但是因为不在同一处住,所以也很少的见面了解的自然就少。至于外公外婆这边虽然亲近但是也了解的较少,一般都是听老妈讲她小时候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了解的。若能有这神奇的古树,前辈们把自己所思所想,遇到的好事也好,坏事也罢流传下来,后辈们能学习、借鉴一二,同时也了解自己前辈的生平事迹,真是好啊。

写到这里想起两件事: 1,某天(大概是高中或者是大学的时候)在家吃饭,突然想起小学的时候去我外婆外公家,到的时候外婆给我们煮面吃,有个老妇人煎了几个荷包蛋给我们,我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个老妇人是谁,以为是哪个邻居,但仍旧记得她的容貌,这个时候刚好想起来我就问老妈这个老妇人人是谁?老妈说是外公他妈,有一次说要去办丧事就是办的她的丧事,因为我在上学所以那个时候没有带我去。哦哦,原来是外公的妈妈,我心中有点失落,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老妇人的身份,想起当时应该是没有同她说过话,印象中也只有这一次见过她,可能其它时候也见过不过不记得罢了。我称之为生命中错过的人。 2,某天和老妈聊天,让她说说小时候外公家的事情,她说小时候家里穷(外公家在深山,爷爷家也在深山,就是那种即使现在开车去也是道路迂回,泥泞不堪的。我晕车,所以就这回去的路上我是没少吐,所以我之前想这应该是祖上当年没有遭受战争波及的原因),外公去很远的地方给人家修水坝还是做开山劈石那种活,走山路白天去晚上回来,那时候山上还是有老虎野猪的(老虎我没办法考证,听过老虎吃人的事说吃的只剩下手指了,野猪是有的,地里的地瓜没少被野猪拱了),所以外公晚上都是手持木棒赶夜路回来(我推测路上照明应该用的手电筒),哎呀,这一下我就感叹外公了不起,我小时候怕黑,一个人楼下关个灯上楼都怕,走夜路但凡有个什么会叫的虫子咕咕两声我就有点打怵,这要是让我走一条山路,这魑魅魍魉,老虎野猪毒蛇都有可能出来的,我得腿软。也让我感叹当年生活不容易啊,外公是真男人。

很早之前我就喜欢问爷爷奶奶,老妈从前发生的事(外公外婆没有一起住所以没什么机会问,至于老爸那个糟老头子,长这么大了我还是怕他,所以都不怎么敢问他,从奶奶那和老妈那把关于老爸的一些事也问来了),我也不知道为啥,可能因为我喜欢听故事,发生在前辈们身上的事情我兴致也高,这些搜刮来的事情,我都记录了下来,偶想起一些往事也会记录下来,感觉很有意思,以后也可以当个回忆录。

突然发觉自工作后,便很少有这种故事可听了,忙于工作之事(996真乃福报也),生活之琐事。或许这就是东野圭吾写给我这种人看的,没来由,就是想讲个故事给我这种好故事之人听听,让我在都市生活的喧闹之后,夜读美好的故事,而后有个美梦。